3/11在中時看到---山佳的旅行

山佳火車站, 離住家不遠處

它是最快遠離城市走進鄉野的第一站.......




引用 : http://life.chinatimes.com/life/11051801/112012031100071.html


山佳的旅行

  • 2012-03-11 【劉克襄/文.攝影】



     去年曾搭區間車去中原大學講演,經過山佳時,發現一棟高大洗磨石子的站房鶴立著。我所熟稔的百年老車站,剎時彷彿消失。仔細再瞧,才發現它猶然安在,只是周遭大肆興工,讓它像株瘦弱的小樹,因長時缺乏雨水逐漸萎靡。

     區間車短暫停靠的時間裡,我更有種奇怪的恐懼。老車站好像元配,側立在家門邊,頭低垂著,等候小三的堂皇迎娶。新大樓仍在趕工,百年的老車站因而仍得委屈地接受工地的污染和干擾。


     從那天起,我一直懸念著山佳,擔心車站的建築型式、旁邊的老木棉樹,以及車站裡外的種種設施,都因新站的到來而破壞。


     去年六月底時,特別再搭區間車去探看。從台北上車時,車廂內並無多少人。對面坐了一位穿著時尚的少女,正在翻讀一本書。初時,我並未注意。直到她坐直身子,書本豎立在我眼前。


     細瞧書名,《繼續探險》。


     這是什麼怪書名呢?心裡暗自嘀咕著,不料再細看,作者竟是已故前輩倪匡的大作。


     女孩不讀文藝小說,竟翻讀這種探險和推理的普羅讀物,我終究好奇。車站過了萬華,貿然地探問,「為何要讀倪匡的小說?」


     旅途中,半百的陌生男子突然間跟對面的女生探問文學之事,其實是不小的挑戰。我很擔心遭白眼,或者來一個相應不理。所幸對方落落大方,帶著愉悅的心情跟我解釋,「很好看啊,他的情節很迷人。」


     倪匡的作品不愛賣弄國學知識,多以情節取勝,不免好奇地追問,「大家都愛讀九把刀,為什麼妳偏偏喜好倪匡?這好像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女生才會勉強翻讀的。」


     「不會啊,九把刀的故事沒有倪匡的合理。他的比較好看,我也常看金庸的。」


     她這一說,我不好再爭辯下去。只是很好奇她是哪裡的學生,為何喜歡倪匡,遂再探問。結果她回答,「中原一年級應用外語系。」


     我點點頭,並不意外。但知道她讀書的學校後,我繼續好奇地追問,「妳每天通勤上車嗎?」


     她點點頭。


     「中途有無下車過?」


     她搖搖頭。


     「怎麼會呢?」我自己有些驚訝。


     「請問你要去哪裡?」她反問。


     「山佳車站。」


     「那兒有什麼好玩?」


     我回答那兒蓋了新車站,想去看看。結果,她連蓋了新站都未發現,顯然搭火車對她而言,只是上下學交通工具。


     沒多久,我在山佳下車。


     新大樓還在修築,一堆工程用品擠堆在舊站房周遭,彷彿戰亂場景。走進候車室,情況稍見好轉。小巧的站房繼續典雅的格局,早年的空襲警報疏散圖高掛著,木窗和候車椅仍維持原樣。


     站前廣場原本是喧囂的菜市場,十多年前清理乾淨,空曠地開展。我在那兒回首,車站後頭的牛埔山和車站美好地呼應著。新站房雖高大,並未礙 眼,遮擋住山的形容。我推測建築師在規劃時,一定有考慮到背景的融合。只可惜,這間大樓並非綠建築,外牆緊緊包裹著,通風恐怕是問題。


     跨過車流甚大的馬路,拜訪對面一家老雜貨店。山佳正在快速劇變,很好奇他們在此經營多年的想法,老闆看到我一身遊客打扮,馬上變臉走人,一點也不想接受探問。像我這樣的過客,大概對他們的店沒什麼好處,連客套的招呼都拒絕了。


     大學女生的天真和雜貨店老闆的冷漠,其實跟車站都有些牽連。什麼牽連呢?大概是車站本身缺乏故事和榮光吧,多數人並不在乎它的屬性,甚至連歷史都可以摒棄,我的懷舊也顯得蒼白。


     但我很清楚,從台北搭鐵道下行,它是最快遠離城市走進鄉野的第一站,其淳樸因而變得意義非凡。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 的頭像
Amy

艾咪。愛山

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